首页 最新报道 中原人物 美景郑州 考古发现 特色中原 饮食生活 放飞心情 图片新闻 小说擂台 历史上的今天
首页/文化/中原人物 正文
 
83岁依旧活跃在舞台上 豫剧"金凤凰"越活越年轻
 
https://www.zynews.cn   2005-12-14 09:03:06   中原新闻网-郑州日报   记者左丽慧文杨光图
  

    马金凤老人近来喜事连连:

    12月8日,她度过了83岁寿诞;12月15日,“豫剧六大名旦画传”之《马金凤画传》将在报刊连载;12月23日,马老将前往北京河南大厦慰问演出;明年元旦,“马派艺术”专场晚会将在省人民会堂举行;大年三十,她的身影将亮相央视戏曲春节晚会……



    临近新年,这位豫剧的“金凤凰”焕发出了更为灿烂夺目的艺术生命力。

    我的生命在舞台上

    6岁登台,7岁唱红,马老唱了将近80年的戏,对它有着难以割舍的情感。

    “几天不唱戏,浑身就难受。”马老如是说。经历过旧社会的苦难和沧桑,人民大众的深情厚谊使马老明白,用戏回报大众才是真正的“为人民服务”,嗓子就是她的“战斗武器”,只要在舞台上,她就永远可以用自己的嗓音使人感觉到幸福的光辉。

    马老以“金嗓子”著称,至今还能登台表演,但她的金嗓子绝非天赋,而是从痛苦的磨练中得来。

    “12岁那年,我与母亲相会,把嗓子哭哑了。为了练声,我每天天不明就到野外抱着水罐喊嗓子,整整坚持了9年,终于练出了今天的嗓子。”马老说,因为长时间喊嗓子,前额被水罐边沿磨破了皮,形成了一道深深的疤痕。“我的嗓子来之不易,嗓子就是我的‘武器’。”马老边说边撩起了额前的头发,那疤痕至今仍清晰可见。
    “我一直觉得自己很幸福,是党和人民把我带到了新社会。”回忆起自己的成长历程,马老深情地说,“我父亲也是唱戏的,但他34岁就死了,比起父亲,我太幸福了,至今仍能继续演戏,如果在旧社会,我也许根本活不到这个年纪。”
    马老说,现在党和国家在各个方面都为她考虑得很周到,唱戏是她回报社会、回报人民的惟一方式。“人民需要我唱,我就要一直唱下去。”马老说,“我一上舞台就忘了自己多大岁数,自己是谁,能为大家演戏是我最大的幸福。”就这样,只要听说是为群众演出,不论多远、多累,条件多么艰苦,她从不推辞,总是准时出现在舞台上。为了准备2005年央视春节晚会,在全国观众面前展示河南豫剧的形象,马老忍着感冒发烧带来的痛苦,坚持排练,直至演出圆满成功。
    马老最懂得艺术生命的价值,因而也就特别爱惜和保护她那来之不易的嗓子。她参加过大大小小的宴会,经历过饥渴难熬的日日夜夜,喜怒哀乐,成功与挫折,都没能使她稍有松懈。几十年来,不但烟酒与她无缘,就连稍带刺激性的食品、冰糕汽水等也从不食用。为了保护嗓子,她对自己的要求简直到了苛刻残酷的地步。

    《画传》讲述艺术人生

    据《马金凤画传》作者张珂瑜介绍,该画传长约7万字、有300余幅照片,较为全面地介绍了马老从小学戏、晚年依然活跃在豫剧舞台上的传奇人生。

    “我和马老1997年就认识了,当时她参加我创作的《情系小浪底》的排演。”张珂瑜说,“从此我就一直很注意收集马老的相关资料,现在终于在《马金凤画传》里派上了用场!”
    张珂瑜说,马老是大师级人物,但是从小家庭很苦,学戏是靠勤学苦练出来的,尤其是对着水罐喊出了“金嗓子”,十分感人。“马老一生热爱艺术,为艺术献出了一切,希望广大读者看了这本书以后对马老有更深的认识,在生活和工作中向马老学习!”张珂瑜说。

    对马老这样一个大师级艺术家,许多著名作家、影视导演都曾主动表示乐意为马老创作剧本、影视作品,但马老因为经常到外地演出,时间紧,许多计划都停留在准备阶段。“一听说有演出她就走了,经常中断别人的采访、收集材料,说是等有时间了再说。”张珂瑜说,精神、身体都很好的马老,还是把主要精力放在了演出上,“这次能为马老写书,我感到很荣幸!”

    新潮思想与时俱进

    日新月异的社会生活使马老的思想“与时俱进”。马老的小女儿马殿申告诉记者,母亲的思想非常“新潮”,不但会自己使用电脑,对新思想、新事物也能用自己的方式加以辨别、选择、接受。

    “前段时间,她在电脑上看外孙帮她下载的韩国电视连续剧《黄手帕》,看过一遍还不过瘾,现在每天中午都看中央电视台的重播。”马殿申说,“但母亲绝不是娱乐性地看看而已,她会观察剧中的社会背景、韩国的风俗民情等。她看电视时还经常教育我们,要做好人、做好事,她还把电视里的故事当作例子讲给子孙们听呢。”

    早就听说马老锻炼脑子有一个高招———玩游戏,不管是电脑里的当空接龙、蜘蛛纸牌还是麻将,她都玩得有声有色。

    “因为我不赌钱,还能把别人赢个精光,现在没人肯跟我玩啦!”对此马老笑着说,“就这样我学会了用电脑,才发现时代的进步真是惊人。”

    除了在空余时间“休闲”一下,马老还十分关注当代社会发生的一些重大事件、关注豫剧的生存和发展。“现在人的生活节奏加快、生活方式增多,大家没时间到剧场看戏,演员演戏的场地、方式可不可以换一换?”

    耄耋之年、儿孙满堂的马金凤,论地位、讲待遇都是一般人所不可比拟的。“我也想和儿孙们在一起团圆团圆,但一听到人民群众的召唤,我就什么也顾不上,光想去为大家唱戏了。”马老说,如果自己不为人民大众唱戏,就对不起党和人民的培养,她的存在也就没什么价值了。
    当豫剧众姐妹相继退出舞台的时刻,马金凤仍保持着充沛的热情和艺术的魅力,活跃在中国的大江南北,这位创造了豫剧艺术奇迹、有着最长艺术生命力的“金凤凰”,怎么能不令人敬仰、不令人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