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最新报道 中原人物 美景郑州 考古发现 特色中原 饮食生活 放飞心情 图片新闻 小说擂台 历史上的今天
首页/文化/中原人物 正文
 
近访二月河
 
https://www.zynews.cn   2005-03-22 15:09:44   中原新闻网-郑州日报   周同宾
  

  交冬至节,一场大雪下得磅礴,真格是“战罢玉龙三百万,败鳞残甲满天飞”。白雪堆积,遮蔽一切。世界本来复杂,变得简单。世界本来喧闹,变得平静。世界本来污染,变得清洁。这很好,正可闭户读闲书,读出半天懒散。

  猛可的电话铃响,二月河打来的:“同宾,我画画儿咧,有空儿你来看看。”   

 
 听了一惊,比听到他说又写出一部长篇还吃惊。只知道他女儿曾习绘事,想不到他也悄悄儿弄起丹青来了。世间事,常常有些出人意料的蹊跷。

  于是乎,急切切去看画。走出大门,走进风雪中。街道空空的,不见车辆,不见行人,活动的东西只有上蹿下跳的雪片。我家到他家,隔一条宽宽的河,我住河之南,他住河之北。河岸的风景,只剩下白的渺茫,白的迷蒙。成队的垂柳,不见了昔日的婀娜,而变作银色的坚硬。从桥上过,看河已封冻,凝固了浩淼烟波,铺一层柔柔的雪,闪着白亮的光。这河名叫白河,真的成了白河。

  迤俪走来,踏碎一路琼瑶。叩开凌府大门,见满院落雪均匀,甬道和花圃仅显出淡淡轮廓。广玉兰真的成了玉树,在凛冽中展示高洁。抖落一肩风雪,进他书房,好大的书房被成架、成堆、成摞的书和笔、墨、纸、砚壅塞了宽敞。没有坐下,也没有惯常的寒暄,立马就看画。案上几上沓十余幅,方桌上的一张刚涂几笔,彩墨还洇着。画的都是写意花卉。先看那帧牡丹图。这富贵花,朵大如斗,粉瓣儿攒簇,妍作深深浅浅胭脂色,润润的,若朝露未干。一两个硕大的将开未开的花蕾,好似唐朝美人将笑未笑的胖脸儿。阔叶数片,参差错落,如围如护,越发衬托出花的美艳。满纸气象蒸腾,满纸张扬到极致的生命力。整幅画绝少“留白”,全不管老祖宗订立的中国画的规矩,把空白留在画外,让想像去活跃。左上角惟一的笔墨未到处,题诗曰:

  邯郸酒卖歌未歇,

  长安离宫草莱深。

  峥嵘一树艳阳里,

  雍容东风不自矜。  

  诗中寄托遥深,开扩了空间,也拓展了时间。国色天香牵绊着千年往事。兴衰荣辱都是短暂的过程。历史早已苍老,参与历史的花依然青春啊。人事沧桑,岂奈牡丹何?

  一幅幅端详,品赏,看得我喜不自禁,心花也欣欣然怒放,就说了夸赞的话。二月河听后赧然笑了,两眼笑成新月弯弯。

  窗外,冰雪盖地,周天寒彻,檐下挂琉璃儿。他家却春风骀荡,姹紫嫣红,挽住了似水流年,留住了如花美眷,使瞬间具有永恒感。

  接下来看的是几幅葡萄。以焦墨作藤,坚劲虬曲,泼墨画叶,蓊郁翠碧,酝酿出绿阴森森,凉风习习。枝头探出几缕丝须,呈螺状,仿佛蛾儿的眉。叶间果实积成嘟噜穿成串,沉沉的,很饱满,光色明亮,晶莹,玲珑,有质感。徐文长题画葡萄:“笔底明珠无处卖,闲抛闲掷野藤中。”说的就是这种情形。歌手刀郎唱道:“吐鲁番的葡萄熟了,阿娜尔罕的心儿醉了。”成熟的葡萄确实醉人。一幅是紫葡萄,紫如暮山的烟岚,题跋:

  累累葡萄满架,棋酒知友清荫下,哪里讨这闲暇。竹床木椅坦腹倚,说说秋月,谈谈春花。高兴了夸夸,不高兴骂骂。神仙也没有这夏日架。

  画出的是暑天的自在逍遥,惬意潇洒。另一幅大半儿紫小半儿青,老藤上竟栖一只乌鸦,愣愣地俯视水灵灵的鲜果。二月河解释说,那地方无意中落一滴墨,趁势就画了那只黑羽的鸟。题跋也是一支自度曲:

  荣荣一树葡萄架,紫也是它,青也是它。上头落只呆乌鸦,啄也由它,看也由它;狐狸岂不羡煞?颗颗明星甜若饴,为甚的教人思量流涎水,酸掉牙?

  亏得那一滴墨,化出了一只鸟,顷刻间画境分外生动,同时弄出了一则寓言,活泼泼地有趣有味。   

  他家不种葡萄,更无葡萄架。那满架清凉,满架甜美,都在他心里。元朝画家黄公望有言:“画,不过意思而已。”二月河正是把心里的意思移于纸上,心像变作物像,满怀诗情变作画图。于是就营造了温馨和愉悦。沉浸其中,得意忘形。他说:“画画儿高兴。”这就够了。他不是画家,他的画就不是画家的画,只是作家在宣纸上的随意挥洒,偶尔藉另一形式抒发性灵罢了。

  一张张看完,我亢奋不已,真想全部席卷而去。不能太贪婪,只拣出两幅,让他题款盖章。

  带上一丛牡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