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最新报道 中原人物 美景郑州 考古发现 特色中原 饮食生活 放飞心情 最新报道 小说擂台 历史上的今天
首页/文化/中原人物 正文
 
戴来:不动声色(图)
 
https://www.zynews.cn   2004-12-14 10:35:36    
  

  两年前的春天,我国文坛的“重磅”奖———由人民文学出版社主办的首届春天文学奖给了一位河南女作家,使她成为获此殊荣的第一人。她的名字叫戴来。

  借河南省五位女作家作品研讨会在南阳召开之机,记者见到了戴来并采访了她。

  

  年轻的戴来外表看起来冷静而平和,待人接物没有一丝张扬。对于记者有问必答,而且句句实在。

  

  “还记得你开始写作的状态以及第一篇作品的创作情况吗?”记者问。

  

  “我搞文学创作可以说是个偶然。”戴来说,“我1995年从苏州嫁到河南,当时无事可做,就找些书来看,只要在我的视线范围内的书刊,我都找来看,当时觉得有些作品写成那样都能发表,那么我也能写。而且当时觉得如果那样的作品长期充斥人们视野的话,人们的阅读水平会下降。当时的我也太狂了。”戴来不好意思地笑了。她说,她第一篇作品是发在《人民文学》1998年第4期的《要么进来,要么出去》。她还说自己很幸运,开始写作投稿的刊物起点都比较高,而且也比较顺。“你的小说名字给人的感觉有点与众不同,比如《然后就杀了他》《别敲我的门,我不在》。有没有别的含义在其中?”“我小说的名字往往会是小说中某人说过的一句话,一个词,这句话也许很口语。”戴来说,“其实我们日常生活中的许多口语很富有哲理性,比如《要么进来,要么出去》《准备好了吗》《顺便吃顿饭》《将日子折腾到底》,细细品来,很耐人寻味。如果名字起得好,能给小说添彩。”

  “那么,你的小说是先有名还是先有内容?”记者问。

  

  “先有内容。”戴来说,她的小说都是在写好之后,写完了再从文章中找,就像小学生作文找中心思想,找出一句最能感动自己、最有意思的一句话作为小说的标题,许多都是“妙语偶得”。“你觉得你的写作遇到过什么困难吗?”记者提问。

  “主要是选题。如果生活多少有点局限性,那么作品就会不断重复某一类人的生活,对于创作选题来说是个问题。”戴来说,她的写作一直在回避自己的生活,因为自己的生活再写也没有想象空间,只有写和自己生活截然不同的题材才具有挑战性。当然有时也有写不下去的时候,但写着写着后来就写下去了,这是一种写作的乐趣,“我想科学家在解决一道难题之后,也应该有这样的感觉。”

  有评论家说,读戴来的小说“感觉有一种很奇异的氛围迷漫在小说之中,还有结构上变异的感觉,都表明戴来的笔力很是到位。她的写作就像穿着白大褂的人用手术刀在写人物,在她的冷语调,冷幽默之下,她写出了一种情感和欲望,她用冷语调风格写出的生活却是非常张扬的变态的情感生活。一个作家能做到这一点,尤其是一位出生于上世纪70年代的青年作家,非常不容易。”

  在外界评论对戴来的作品赞赏有加时,戴来说,她最喜欢的生活方式是坐在家里静静地写作。本报记者张晓波文杨光摄相关链接:

  戴来:女,1972年10月生,苏州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1998年起在《人民文学》《收获》《钟山》等刊发表长、中、短篇小说近二百万字,中短篇小说入选多种选刊选本,部分被译介到国外,年度中国小说排行榜开榜四年以来,短篇小说三次进入年度排行榜。为新生代作家代表之一。出版有小说集《要么进来,要么出去》《别敲我的门,我不在》《亮了一下》《把门关上》,随笔集《我们都是有病的人》《将日子折腾到底》,长篇小说《对面有人》《鼻子挺挺》《练习生活练习爱》《爱上朋友的女友》《甲乙丙丁》等。

  2000年获首届河南文学奖,2002年获首届春天文学奖,2003年获《人民文学》年度短篇小说奖。现为河南省委宣传部首届签约作家。

  两年前的春天,我国文坛的“重磅”奖———由人民文学出版社主办的首届春天文学奖给了一位河南女作家,使她成为获此殊荣的第一人。她的名字叫戴来。

  借河南省五位女作家作品研讨会在南阳召开之机,记者见到了戴来并采访了她。

  

  年轻的戴来外表看起来冷静而平和,待人接物没有一丝张扬。对于记者有问必答,而且句句实在。

  

  “还记得你开始写作的状态以及第一篇作品的创作情况吗?”记者问。

  

  “我搞文学创作可以说是个偶然。”戴来说,“我1995年从苏州嫁到河南,当时无事可做,就找些书来看,只要在我的视线范围内的书刊,我都找来看,当时觉得有些作品写成那样都能发表,那么我也能写。而且当时觉得如果那样的作品长期充斥人们视野的话,人们的阅读水平会下降。当时的我也太狂了。”戴来不好意思地笑了。她说,她第一篇作品是发在《人民文学》1998年第4期的《要么进来,要么出去》。她还说自己很幸运,开始写作投稿的刊物起点都比较高,而且也比较顺。“你的小说名字给人的感觉有点与众不同,比如《然后就杀了他》《别敲我的门,我不在》。有没有别的含义在其中?”“我小说的名字往往会是小说中某人说过的一句话,一个词,这句话也许很口语。”戴来说,“其实我们日常生活中的许多口语很富有哲理性,比如《要么进来,要么出去》《准备好了吗》《顺便吃顿饭》《将日子折腾到底》,细细品来,很耐人寻味。如果名字起得好,能给小说添彩。”

  “那么,你的小说是先有名还是先有内容?”记者问。

  

  “先有内容。”戴来说,她的小说都是在写好之后,写完了再从文章中找,就像小学生作文找中心思想,找出一句最能感动自己、最有意思的一句话作为小说的标题,许多都是“妙语偶得”。“你觉得你的写作遇到过什么困难吗?”记者提问。

  “主要是选题。如果生活多少有点局限性,那么作品就会不断重复某一类人的生活,对于创作选题来说是个问题。”戴来说,她的写作一直在回避自己的生活,因为自己的生活再写也没有想象空间,只有写和自己生活截然不同的题材才具有挑战性。当然有时也有写不下去的时候,但写着写着后来就写下去了,这是一种写作的乐趣,“我想科学家在解决一道难题之后,也应该有这样的感觉。”

  有评论家说,读戴来的小说“感觉有一种很奇异的氛围迷漫在小说之中,还有结构上变异的感觉,都表明戴来的笔力很是到位。她的写作就像穿着白大褂的人用手术刀在写人物,在她的冷语调,冷幽默之下,她写出了一种情感和欲望,她用冷语调风格写出的生活却是非常张扬的变态的情感生活。一个作家能做到这一点,尤其是一位出生于上世纪70年代的青年作家,非常不容易。”

  在外界评论对戴来的作品赞赏有加时,戴来说,她最喜欢的生活方式是坐在家里静静地写作。本报记者张晓波文杨光摄相关链接:

  戴来:女,1972年10月生,苏州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1998年起在《人民文学》《收获》《钟山》等刊发表长、中、短篇小说近二百万字,中短篇小说入选多种选刊选本,部分被译介到国外,年度中国小说排行榜开榜四年以来,短篇小说三次进入年度排行榜。为新生代作家代表之一。出版有小说集《要么进来,要么出去》《别敲我的门,我不在》《亮了一下》《把门关上》,随笔集《我们都是有病的人》《将日子折腾到底》,长篇小说《对面有人》《鼻子挺挺》《练习生活练习爱》《爱上朋友的女友》《甲乙丙丁》等。

  2000年获首届河南文学奖,2002年获首届春天文学奖,2003年获《人民文学》年度短篇小说奖。现为河南省委宣传部首届签约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