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检索 关键字: 高级
您的位置: 首页-要闻区-河南新闻

安阳人大副主任余跃文挪用抗震救灾款26万服刑渴望做风筝

中原网(www.zynews.cn) 发布时间: 2010-04-06 07:42:58   来源: 河南法制报 我要评论

【字号 纠错  我要爆料 进入论坛 打印 关闭

郑州手机报,移动发ZZSJB到10658300;郑州晚报手机报,联通发701到10655885,电信发18至106592066。3元/月

   余跃文档案

  余跃文,本科文化程度,曾任安阳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兼工商联会长。2008年8月20日,余跃文因涉嫌挪用抗震救灾款26万余元、贪污7900余元被安阳市检察院批准逮捕,2008年8月,被安阳市北关区人民法院以挪用公款罪、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7年,2008年9月3日到省女子监狱服刑至今。

  核心提示 “事发后,我非常内疚、自责,我一次次地问自己,在国难与家难面前,自己选择了家难,在国情与亲情面前,自己选择了亲情。自己的政治责任感、敏锐感、使命感到哪里去了?”曾任安阳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兼工商联会长,因犯挪用公款罪、贪污罪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的余跃文在狱中忏悔道。

  和余跃文交谈,可以始终看到她眼角晶莹的泪花,她说得最多的一个词就是“忏悔”,愧对国家,愧对人民,愧对爸爸、妈妈,愧对丈夫和孩子。3月25日下午,省女子监狱一谈话室内,余跃文接受了我的采访。面前的她,理着齐耳短发,一身囚服,尽管有些臃肿,但很干净、整洁。讲至动情处,她眼圈发红,声音颤抖。

    河南法制报首席记者 赵蕾

  “我是一只渴望自由的风筝”

  “余跃文,你不是准备出书吗?让记者看一看你写的诗。”看到余跃文欲言又止的样子,坐在一旁的警官提醒说。“是。”余跃文答应着,从身边拿出一本厚厚的书递到我的手中,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都是我的所想、所感,写得不好,请批评指正。”

  这是一本诗集,名字叫《风筝》,书的封面已经设计好了,一个风筝,长长的线牵扯着,遥遥地飞向远方。“风筝代表着我,我渴望自己能够像风筝一样,早日飞出大墙,去看一看外面的世界。”谈到诗集,余跃文的眼睛闪闪发亮,“这是我入狱后写的,一共有100首,我把自己的忏悔、期盼和憧憬都写到里面了。”她用手摩挲着书,轻声说:“这也是我入狱这么长时间的一个总结吧。”

  “这些诗都是我利用工余时间写的。平时,兜里面装着一个小本子和一支笔,想到什么了,就赶快把它记下来。夜里一觉醒来,脑袋里灵光一闪,偶得几句,我赶快从枕头边摸出小本子写下来,生怕时间长忘记了。就这样日积月累,居然写了有100首诗歌。”余跃文说,人生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只有勇敢地面对,怨天尤人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勇于承担错误,才会有一个新的开始。”余跃文说,在她的感染下,她所在监区的服刑人员纷纷拿起了笔,加入写作的队伍。“有的人文化程度不高,写得字不成字、句不成句,但积极性挺高的,这在监区营造了一个很好的文化氛围。如此一来,大家改造的环境就更和谐了。对于我们服刑人员来说,每天给自己一个希望,就能用希望激发生命的激情,用希望重新点燃生命的火花。生命是有限的,但希望无限,只要我们每天不忘记给自己一个希望,我们的人生就一定不会失色,我们就一定会重创一个丰富多彩的崭新人生!”她把拳头紧握,做出努力向上的动作。

  “噩梦醒来是早晨”

  “刚入狱的时候,我天天以泪洗面,觉得日子实在是没法过了,眼睛都要哭瞎了。”说起新入狱的那段日子,余跃文的情绪依然有些激动。“我摸着自己的良心一次次地问自己:路是怎样走的?怎么会是今天的结局?这是一个受人爱戴、尊敬,一路带着荣誉、鲜花和掌声走过来的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吗?”她说,当时,她把自己拘囿在一个小圈子里无法自拔。“多年的努力,就这样付之东流了,我觉得自己走到了人生的末路。”

  “其实,事发后,我非常内疚、自责,我一次次地问自己,在国难与家难面前,自己选择了家难,在国情与亲情面前,自己选择了亲情。自己的政治责任感、敏锐感、使命感到哪里去了?30多年的工作经历,饱含着党对自己倾注的心血与希望,而自己不知道珍惜,在国家遭受了那么大的自然灾害时,有多少人舍小家为大家,甚至牺牲了自己的生命,自己本该在年富力强的今天,去为灾区人民冲锋在前,去为国家分忧、为灾区人民解愁。想想这些,更是后悔、惭愧、内疚、自责,难以用语言来表达自己的心情。”这是余跃文忏悔发言中的一段话。她说,每次讲到这些,她都禁不住要落泪。“那是血与泪、灵与肉的教训。”她摇着头,好像要把过去所有的记忆都摆脱掉似的。

  “噩梦醒来是早晨。在警官的启发和引导下,我终于苏醒了,尽管政治生涯画上了句话,可是作为一个母亲、一个女儿,我的责任还没有尽到,我怎能就这样倒下去?”余跃文说,她在心里默默地给自己加油、鼓劲。“年轻的时候,我很喜欢写诗,上班以后因为琐事缠身,就没有了创作的激情,渐渐搁置下来了。”她说,在监狱警察和家人的鼓励下,她又重新拿起笔来,开始诗歌创作。“不过,现在的心境和过去是大不一样了,年轻时写诗是一种爱好,而现在字里行间多是对人生、对社会的感悟。”

  “监狱是个小社会大课堂,我在这里也有收获。”余跃文说,“在这里我学会了宽容和包容。在特殊环境中,思想的压抑、情绪的低落、心中的郁闷,会直接导致我们动不动就生气发脾气,有时会造成同犯间不团结、闹矛盾等,影响改造的氛围。”余跃文讲了一件发生在日常改造生活中的事:前一段,在某个监区,同监舍的两个服刑人员在洗碗时抢位,她们由大声争吵变成破口大骂,回到监舍后两人好几天不搭腔。在习艺劳动时,一连几天出现次品,她俩的情绪直接影响了监舍其他人员,大家议论纷纷,互相指责、互相抱怨。后来经过警官耐心、仔细的教育,她俩才化干戈为玉帛,监舍也恢复了平静。

  “发生矛盾的时候,可以换一个角度,换一种思维,以一种豁达的情怀包容他人。生气的时候,我们可以尝试着使自己平静:控制自己坐下来写一段话,或者调适自己唱一支歌、唱一段戏,或者找一个知己畅想一下明天,或者静下心来想想如何超越自己,摆脱困境。”余跃文说,她现在就学会了如何控制自己的情绪,“在改造生活中,来自各方面的压力和打击,使我们表现出忧愁、困惑、郁闷等情绪,这时的我们,各自适时而至,给对方以抚慰:一个笑脸,一句暖话,一句问候”。

  “想念亲人的痛苦撕心裂肺”

  “妈妈,我知道,您苦涩的泪流成了一条长长的思念线。这头是妈妈,那头是女儿……女儿已经认清了方向,正努力去缩短那长长的思念线。用奋斗去剪断那张密密的牵挂网。请妈妈放心,女儿不慎跌倒的痛,已化作悔恨和醒悟,懂得了今后的路如何走。”这是余跃文入狱后写的第一首诗,一首写给妈妈的诗。“每当想起妈妈,我的眼泪就会止不住地往下淌。我多想坐在妈妈的身边,听听她的唠叨,可是这一切都是奢望。”

  “是自己头脑膨胀,一念之差走错了路,是自己没有筑牢政治、思想防线。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我后悔啊!”余跃文说,出事前,不管婆家、娘家,无论是大家还是小家,兄弟姐妹和睦友善、孝敬父母,工作勤奋上进,子女们个个聪明、懂事、可爱,那是一个和和美美、其乐融融的大家庭。提到妈妈,说到亲人,她泪光闪闪。她说:“婆家娘家都曾为有我这样优秀的女儿、媳妇而骄傲。可现在,他们个个愁云密布,站不到人前,我让他们蒙了羞,我为他们抹了黑。丈夫为我血压升高,彻夜难眠,每天靠吃降血压的药、安眠药才能入睡,儿子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可他迟迟不结婚,他说‘妈妈在坐牢,儿子怎么能结婚呢’,他要等妈妈回去给他举行婚礼。往日和美幸福的家庭没有了,我留给亲人的是痛苦、酸楚和无奈。”

  “去年监狱举行母亲节帮教会,我的老妈妈也来了。见到妈妈,一种撕心裂肺的痛苦涌上我的心头。妈妈老了,也憔悴了。”余跃文说,她犹如久旱逢甘霖,像个小孩子一样扑到妈妈的怀里,母女俩抱头痛哭。“妈妈颤抖着手拿出一张存折对我说,她把家里的房子卖掉了,让我把这些钱捐给灾区,算是替我赎罪吧。我羞愧难当,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她说,此后妈妈每次到监狱接见,她总是强装笑脸,“我是不想让老人家再为我操心、难过”。

  “希望社会对刑释人员多些宽容”

  “虽然我现在人还在监狱,但出狱后做什么事情,我心里已经有了谱儿。”谈到未来,余跃文很兴奋,“尽管我在人生道路上栽了一个大跟头,留下了不光彩的一笔,但我不缺胳膊也不缺腿,我会自己养活自己,活出下半辈子的精彩人生。”她的手在胸前挥了一下。“我回归社会后准备办个农业实体,招收一些刑释人员和残疾人,采用公司+农户的形式把企业搞起来。这也算是我为社会作些贡献吧。”她笑了,“有些想法还不太成熟,我要好好谋划一下。”

  “你不怕出狱以后,面对他人异样的眼光吗?”“不怕。”余跃文很坚定地摇着头说,“我已经做好了这方面的思想准备,我会以诚待人,让他们愿意接纳我。”

  “刑释人员就业面相对较窄,加上部分企业对刑释人员存在偏见,尽管部分刑释人员具有一定技术水平,并一心改过,却免不了被用人单位‘另眼相看’。而刑释人员就业不尽如人意,会造成他们对前途失去希望,难以融入社会,也很可能再次步入犯罪歧途。”说到这里,余跃文的眉头锁住了,“女性刑释人员是社会上的弱势群体,希望社会给她们机会。”

  “过去的都成为泡影,过去的都封册装订,过去的都留在记忆,过去的都随风而去。打点行装,重新上路;从零开始,重新再来;拂袖扫尘,重振精神;扬帆劈浪,重新成长。”余跃文说着,微笑了,“这是我诗集中的一首诗,是我现在心态的写照,也是我对自己的鼓励。”

( 作者: 河南法制报首席记者 赵蕾 )

小喇叭:

  相关新闻
  马上评论

用户: 隐藏地址 
  登录    已有()条评论,点击查看
  图文资讯
  版权声明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 " 稿件来源:中原网 " 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郑州日报社和中原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 " 稿件来源:中原网 或 中原网-郑州日报 或 中原网-郑州晚报" ,并不得删除最初发表的报纸名称和作者署名。否则本网将依法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