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检索 关键字: 高级
您的位置: 首页-要闻区-综合新闻

四川裸奔乡政府出台始末:酒宴上领导拍板定(图)

中原网(www.zynews.cn) 发布时间: 2010-03-22 17:04:35   来源: 京华时报 我要评论

【字号 纠错  我要爆料 进入论坛 打印 关闭

郑州手机报,移动发ZZSJB到10658300;郑州晚报手机报,联通发701到10655885,电信发18至106592066。3元/月

一篇披露四川巴中市白庙乡政府财政公开的帖子热传。帖子称该乡除各部门预算公开外,购买1.5元的信纸都在公示之列,白庙乡党委书记张映称,“乡里的干部收入很低,公示前,吃喝可能随便些,公示后就会有顾虑,相当于他们的待遇会变得更差。”此外,他也担心,如果公示财务后,村民发现招待费较多,可能会有意见,引发不稳定因素…[我来说两句]

乡政府网站上政府机关开支公示情况
乡政府网站上政府机关开支公示情况

白庙乡党委书记张映上在该乡财政预算公开暨民主议事会上
白庙乡党委书记张映上在该乡财政预算公开暨民主议事会上

本报记者朱嘉磊摄
本报记者朱嘉磊摄

一名村民在白庙乡财务公示栏前驻足观看。本报记者沈佳音摄
一名村民在白庙乡财务公示栏前驻足观看。本报记者沈佳音摄


  新闻回顾:网友曝四川一“全裸”乡政府 1.5元信纸亦公示

四川省大巴山余脉之上的白庙乡,一夜之间闻名全国。它出名的方式寻常而又另类:乡政府向村民公布了详细的公务财政支出,大至公款招待,小至购买纸杯,事无巨细,无所遮掩。

  3月初,这份账单被转发至论坛,引发网络热议。白庙乡政府被誉为第一“裸奔政府”。众多目光开始聚焦这个偏远的山村。

  事实上,中央要求各级地方政府实行阳光政务由来已久。但在一片欲语还休的扭捏中,政府财政支出仿佛成了不能说的秘密。

  白庙的做法能否推广?人们审视和剖析着这个新鲜的样本,也寄托着对政务公开的渴望。

  3月19日,白庙乡所属的巴中市巴州区召开动员大会,要求区辖所有乡镇普及白庙模式。“白庙模式”到底能走多远,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阳光账本

  如果没有公示一事,白庙乡几无出名的可能。这是一个镶嵌在海拔千米高山上的乡村。下属10个村落散布在山腰和山脚间,村与村之间是开满油菜花的梯田。在乡政府所在地门前,一条土路成为白庙乡的中心街。土路两侧分布着寥寥无几的饭店和杂货店。

  3月初开始,这条土路变得热闹,从各地赶来的媒体记者打量这个偏远的乡村。而乡政府门前的那块公示栏成为聚焦的焦点。公示栏上贴着白庙乡2010年财政预算公示,贴着10个村的村干部工资明细,以及该乡1月和2月的政府公务支出统计表。统计表中,各项公款招待、赠送礼品均写明事由和金额,并附有经办、审批等各环节负责人的签字。

  在这份“透明账单”的背后,是这项政策的推行者——白庙乡党委书记张映上。这位36岁的年轻书记,自2007年开始主持白庙乡工作。他说,公示的想法源于巴中市一直倡导的阳光政务,他对“阳光”二字的理解简单而又直接,“什么叫阳光政务?锁在柜子里的账本就不阳光,所以我要把账本拿到阳光下晒”。

  他没有预料到“晒账本”一事所引发的巨大社会关注。白庙乡的意外成名让他惊喜。这个此前除了中药收购商,鲜有外人光临的高山乡村,开始接待各地源源不断的访客。

  访客们大多会提出相似的问题,“透明财务”这种新锐的改革,为何会发生在地处偏远的白庙乡?

  求索中碰壁

  白庙乡隶属于巴中市巴州区管辖。2005年,巴中市提出“打造阳光政府”的口号,并出台《巴中市政府信息公开规定》。此后诸多开明的举措,为白庙乡的行动提供了良好的政治氛围。

  巴中市组织部副部长王国旗是财务公开政策的主要推动人之一。自2008年开始,他便萌生了一个想法,希望能在巴州区的机关单位推行财务公开。然而,他很快面临四处碰壁的窘境。

  “我找过交通局、民政局等单位,都被回绝了。”王国旗说,这些单位每年有大量办事招待事宜,公开财务对办事不利。

  屡次遭拒后,王国旗开始调整思路,将目光转至乡镇一级政府。他联系到了巴州区公路沿线一些财政状况相对较好的乡村,然而,他再一次遭到回绝。

  “除了利益上的考虑,那些乡领导更担心的是这种公开支出的做法会引来非议。”王国旗说,巴州有句土话叫做“屁爬虫”,指一种会发出难闻气味的昆虫,喻指哪些不合群惹人讨厌的人。“这些乡领导都不想当屁爬虫。”

  推行公示的努力,王国旗持续了近两年无所收获。虽然巴中市领导一直在坚持推行阳光政务,但政策到了区县,却没人愿当改革先锋,财务公示陷入了停滞。

  今年1月,四川省委党校的老师和外地专家到白庙乡考察,王国旗陪同前往。当天中午的接待酒宴上,王国旗问张映上:“张书记,你敢不敢把政府业务支出全部公开了。”沉吟片刻,张映上说:“敢。”

  财务公开,至此打开缺口。

  最大的底气

  偏僻闭塞的白庙乡,如同穷人家的孩子,坦然翻开衣兜,将“秘密”晒在阳光之下。然而,公开之前,张映上也有自己的顾虑。

  “乡里的干部收入很低,公示前,吃喝可能随便些,公示后就会有顾虑,相当于他们的待遇会变得更差。”此外,他也担心,如果公示财务后,村民发现招待费较多,可能会有意见,引发不稳定因素。

[1] [2]
 下一页

( 作者: )

小喇叭:

  相关新闻
  马上评论

用户: 隐藏地址 
  登录    已有()条评论,点击查看
  图文资讯
  版权声明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 " 稿件来源:中原网 " 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郑州日报社和中原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 " 稿件来源:中原网 或 中原网-郑州日报 或 中原网-郑州晚报" ,并不得删除最初发表的报纸名称和作者署名。否则本网将依法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