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检索 关键字: 高级
您的位置: 首页-要闻区-情感密码

为什么我总遇到有妇之夫

中原网(www.zynews.cn) 发布时间: 2010-03-19 15:18:36   来源: 我要评论

【字号 纠错  我要爆料 进入论坛 打印 关闭

郑州手机报,移动发ZZSJB到10658300;郑州晚报手机报,联通发701到10655885,电信发18至106592066。3元/月

  倾诉人: 晓开(化名) 27岁 个体户

  以前的倾诉者中,许多女人诉说的都是因为第三者的插足,导致自己家庭如何不幸的。这些作为妻子的女人,话语总是指斥另一个女人的极其可恶。而晓开是一个第三者,她的内心非常的矛盾,不知道何去何从。

  晓开,是东线一个被公认为很贤淑的海南女人。只是命运与晓开开了一个玩笑,她两次不小心成为第三者,一次离婚,这样的经历,让她身心疲惫。

  他隐瞒了结婚的事实

  也许我是倒霉的,总碰上有妇之夫。而他们在开始跟我交往的时候,都没说自己是有家庭的。20岁的时候,我在海口上班。少女总是天真浪漫的,梦想着王子骑着白马前来接我上下班。而现代生活,白马换成了轿车。但老实说,豪华轿车、帅气外表,这都是外观的东西,我想要的还是温柔体贴的男友。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认识了豪,他比我大几岁,约有26岁的样子,长得也不错。他家境应该丰裕,开着一辆大奔。他说自己还没结婚,想找个女朋友。他对我很好,我们有事没事就呆在一起。那时候的我,觉得世界上最幸福的人莫过于我。也许,初恋就是如此的美好,让人去忽视一些应该辨别清楚的事情。

  有一天,我们约会完后,豪送我回家。女人的第六感告诉我,他好象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于是,我搭了个摩托车紧随其后。在一省直机关的宿舍门口,他把车停下来,然后进去了。他家在一楼,我可以看到客厅里有一个女人。他曾经告诉我,他和姐姐住在一起,我想那个女人可能是他姐姐。

  鬼使神差的,我上前去敲门,那个女人来开的门。我问他,你是豪的大姐吧?她没回答我,而是直接叫了我的名字,随后一巴掌打过来,然后告诉我说她是豪的老婆。我当即就跑了。豪来找我,说他们夫妻感情不好,他会和老婆离婚,让我给他时间。我跑回老家,他开车到我家马路对面等我,求我原谅他。

  赌气结婚却遭遇不幸

  时间会证明一切,这是豪后来说的最多的一句话。他说,除非我找到一个比他对我还好的男人,他才放手。我觉得被欺骗了,硬是没原谅他。

  和阿豪分手后,有一天一个姐妹叫我去吃饭,饭桌上她给我介绍了岩。他家有两幢楼房,家境也不错。我开始跟岩交往,很大的原因是跟豪赌气,包括后来我和岩结婚。

  岩比我岁数小一些,很多事情都依赖我。我在镇上开了一家服装店,有一段时间发现抽屉里经常是两百、三百元的不见了,怎么回事?我仔细观察,才发现是岩吸毒,钱被他当作毒资了。他服用摇头丸,动不动就打我。我劝过他戒毒,他尝试戒过,但复吸,总是戒不了。有工作,他也不愿意干,整天就这样浑浑噩噩地过生活。

  吸毒的人有点走火入魔,岩经常打我。我提出离婚,家人也赞成,但他不同意。作为父亲的他对两岁多的孩子不问不理。我对岩,谈不上有感情,当初是因为怀孕了,才答应嫁给他。我坚决认为,男人娶老婆是娶来疼的,而不是娶来打骂的。岩从来没有体贴过我,我和他在一起很累,很压抑。

  岩不肯离婚,我则态度强硬,一定要离婚。分居近一年后,我们今年3月份终于离婚了。现在说起岩,我并不恨他,基本上没什么感觉。那段婚姻,让我后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对婚姻失去了信心。别人介绍相亲,我都提不起兴趣去。我跟我妈妈说,这辈子就一个人过了。

  现在的男友又有家庭

  在空虚的日子里,我认识了在深圳工作的辉。他回到县城来盖楼房,准备开宾馆。他37岁,比我大10岁,但看起来很年轻,还很帅气。很快的,我们走到了一起。他很体贴,我感冒咳嗽,他就给我买这种药那种药的。那种体贴,让我心里为之感动。他曾经问我,到底是他的什么吸引了我?我说,我认识的有钱人很多,是他的细心、体贴打动了我。

  辉的朋友经常看到我们出双入对,旁人对我们投来羡慕的眼光,我一开始也窃喜,然而他老婆的电话,让我如梦初醒,原来辉不属于我。这种窃喜,刹时演绎成了悲哀。辉说,他和老婆的关系不好,在深圳的工厂,多半是由他老婆打理。他老婆性格很强,他什么事都顺着。他说,他可以离婚,然后跟我在一起,两人从头再来。

  上个月初,辉的老婆发短信给我,说是回到县城后,要约我见面谈一下。我真的不想当第三者,破坏人家的家庭。然而,尽管无意,事实已经既成。我提出分手,辉不同意,他说别想离开他。我打心底也不想,他对我是真的好,他还帮我洗衣服。我想,如果只是随便玩玩,他是不会这么对待我的。

  辉的老婆回到文昌来,她放言:辉可以吃快餐。言下之意是,一夜情可以,但不可能有长久的外遇,更不可能离婚。

  现在,辉回深圳了,电话、QQ,我们偷偷地联系。辉看我看得很紧,我一不接电话,他就发火,网上聊天还得视频。而另一方面,他老婆管得越来越紧,我真的很为难,到底该怎么办。

  后记:

  晓开曾想,如果辉的老婆愿意,她可以不要婚姻,只求跟辉能在一起。记者问她,作个换位思考,你愿意同另一个女人,共同分享同一个男人吗?晓开无语。

  记者要说的是,有些东西是可以共享的,有些东西却不能,尤其是感情。

[1] [2]
 下一页

( 作者: )

小喇叭:

  相关新闻
  马上评论

用户: 隐藏地址 
  登录    已有()条评论,点击查看
  图文资讯
  版权声明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 " 稿件来源:中原网 " 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郑州日报社和中原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 " 稿件来源:中原网 或 中原网-郑州日报 或 中原网-郑州晚报" ,并不得删除最初发表的报纸名称和作者署名。否则本网将依法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