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检索 关键字: 高级
您的位置: 首页-要闻区-河南新闻

河南12农民被骗黑作坊打工 医生称全都汞中毒(组图)

中原网(www.zynews.cn) 发布时间: 2010-03-19 06:49:56   来源: 河南商报 我要评论

【字号 纠错  我要爆料 进入论坛 打印 关闭

郑州手机报,移动发ZZSJB到10658300;郑州晚报手机报,联通发701到10655885,电信发18至106592066。3元/月

  

昔日的炼汞作坊

  他们本想趁农闲打工挣钱,却被黑作坊忽悠,炼出“汞中毒”

  

工厂大门紧闭,他们的医药费还没着落

    ■商报记者 肖风伟 实习生 王世宇/文 商报记者 杨东华 实习生 陈众/图

  被检测出汞中毒后,叶四连等12名驻马店汝南县农民才知道,他们在长葛的黑作坊打工时,炼的不是铝,是汞。

  类似的土法炼汞致工人中毒事件,已非个案。河南省职业病医院主治医师陈新说,最近几年,因汞中毒住院的病人不少,仅2009年就收治了五六十人。

  打工赚钱

  12名老人小作坊“炼铝”

  直到最近,62岁的叶四连才知道自己胸闷腿酸,是因为汞中毒。

  病根,还要从一次打工经历说起。去年10月22日,叶四连经同乡介绍,前往长葛市打工。作坊老板一直称,这个作坊是“炼铝的”,只是烧锅炉,再干一点杂活,很安全。

  与叶四连一批前去的,共有25人。因作坊工人短缺,三班倒变成了两班,每天工作由承诺的8小时,变为12个小时。

  年轻人嫌活太累,条件又差,都走了。留下的12个人,都是56岁到68岁的老人。

  12名老人被分到了两个作坊。按照工人们惯常的说法,叶四连等6人被分在了长葛市大周镇的“东厂”,而其余6人则到官亭乡的“西厂”干活。

  “东厂”位于大周镇大尚庄,距镇政府约5公里。

  叶四连说,院子里支有28口大锅,他们每天的任务就是烧开锅里的水,将一种黑色颗粒状的东西配上石灰粉,放入大锅蒸。3个小时后,会产生一种白色的气体,通过铁皮管导入密封的大缸。等到一批原料炼完,大缸开启,产品就出炉了。

  出现不适

  干了十几天活路都走不动了

  十几天后,12名老人开始陆续出现不适症。

  叶四连的情况还算好。而在“西厂”打工、61岁的陈玉得,干了十几天活,就开始出现胸闷,浑身上下没力气,最要命的是腿酸,渐渐地连路也走不动了。

  陈玉得回忆,他想要离开,老板却对他们看管得很严,不让走,让再坚持一下。“给再多钱我也不干了,再干就丢命啊!”陈玉得说,直到去年11月22日,一位叫王山的老人以“患了传染病”为借口,要求回去看病,陈玉得趁机陪他“逃离”。

  陈玉得说,起初,他以为是干活时卫生条件差染上了炎症,当地医院和诊所治疗时,开的也是消炎药。断断续续治疗了3个多月,病情却一直反复,甚至加重了。

  就在这时,一个消息从郑州传来:今年2月26日,在两家“炼铝”作坊打工的陈伦和陈广都病情加重,到河南省职业病医院的诊治发现,他们不是感染了炎症,而是汞中毒。

  “我们该不会都是汞中毒吧?”陈玉得说,他这才意识到,他们或许一直是在炼汞。

  诊断结果

  医院称12人全是汞中毒

  12名老人先后赶到郑州治疗,今年2月28日,均被确诊为汞中毒。

  河南省职业病医院主治医师陈新介绍,这12名老人的尿汞检测高,但因接触的原料不一样,造成的伤害也不一样。汞的蓄积时间越长,危害越大。在“东厂”打工的陈广都因汞中毒,已导致急性肾衰竭。

  叶四连说,他自己识字都困难,并不知道这些黑色的颗粒配石灰粉,能产生什么,更不知道对身体会否造成伤害,他始终认为自己在炼铝。进厂前后,他们都没有经过任何安全培训,老板只给每个人发了面罩,工作期间要求戴上,此外没有其他防护措施。

  59岁的张群说,在“东厂”打工期间,他发现他们炼的是一种液体。“这种液体一瓶能装7公斤,一共装了135瓶。”张群说,这135瓶液体被老板用车运走了,没人知道其流向。

  位于长葛官亭乡的“西厂”情况大体相同,但直到这群老人离开,“西厂”也没有生产出一批成品。

  人走厂空

  农民工医疗费还没着落

  昨天,商报记者在受害人叶四连的带领下,找到了“东厂”。

  该厂位于新郑市八千乡与长葛交界处,前面紧邻公路,后面是一片树林和麦地。厂子围墙近3米高,大门紧闭。

  记者爬上旁边的一棵树,发现“东厂”院内荒弃已久,灶台被拆除了,现场堆满了废弃的红砖、烟筒以及几口铁锅,约40口陶缸横七竖八地丢弃着。记者注意到,这些陶缸上均挖出两个洞,曾在“东厂”打工的叶四连说,陶缸上的洞用来接管子,最终生产出的汞,通过管子导入缸内。

  此外,现场还有一堆煤和石灰,但没有看到生产汞的原料汞触媒。

  “东厂”已人走厂空。面对荒弃的厂房,叶四连要“讨说法”的打算又落空了。他说,事发后,“东厂”老板尚某到山西打工去了,迟迟没露面,只留下3000元钱,这些钱全部用于重症患者陈广都的治疗,其他老人目前也都在住院治疗,一分钱赔偿也没见到。

  管理部门

  黑汞厂老板被行政处罚

  长葛市大周镇安全生产办公室主任尚伟杰主任说,“东厂”早在去年年底就已取缔。目前,双方在赔偿上出现分歧,他们正在积极协商。

  尚伟杰说,去年11月份,群众举报称,有人在非法设厂炼汞,长葛市安监局和公安局联合执法,取缔了两家违法炼汞作坊。

  在这一次执法行动中,大周镇查出两家黑厂。距所谓“东厂”不到200米,还有一家炼汞作坊。当执法人员到达时,两厂均在生产。

  尚伟杰出示了两张《行政处罚告知书》,其中,对“东厂”老板尚某做出了没收个人所得,并处5万元罚金的处罚。

  尚伟杰说,生产汞必须有《危险化学品生产许可证》,他们每个季度都会进行排查,但这两家厂位于新郑和长葛交界处的“三不管”地带,厂子又过于隐蔽,因此成了漏网之鱼。

  另据了解,位于官亭乡的“西厂”也早已关门停产。

  官亭乡安全生产办公室主任刘先生说,一周前,他们接到举报前往查处时,发现占用废弃工厂炼汞的“西厂”已关门。经调查,该厂厂主是兄弟俩,姓宋,新郑人。他们目前正在协调宋氏兄弟赔偿受害农民工。

  刘先生说,听说当地存在一些非法炼汞厂,集中在与新郑交界地带。前段时间排查中,就发现一个在建炼汞厂,他们及时予以制止。

  并非个案

  我省炼汞中毒事件时有发生

  河南省职业病医院主治医师陈新介绍,每年因汞中毒住院的病例不算少数,2009年就有五六十人。

  陈新说,从2008年开始,因小作坊土法炼汞,导致的集体汞中毒病例开始出现,扶沟、汝州、长葛都曾有类似病例。

  “一般只有一个技术员,支上几口锅,就可以炼汞了。出事后,老板大都跑了。医药费一般都是由工人自己垫付。”陈新说,有许多病人因为家境贫困,又没有明显的症状,干脆放弃去汞。

  “虽然现在没有症状,但如果不去汞,未来说不定哪一天就会发病。”陈新说。

  公开的媒体报道显示,土法炼汞致工人中毒在我省并非个案。去年8月,4名工人在扶沟县白潭乡永昌村一家炼汞厂内干活后出现中毒症状。同是去年8月,汝州市寄料镇坡根村一黑工厂土法炼汞30余天,导致在厂里打工的该村14名村民不同程度汞中毒。

  【相关链接】

  汞中毒可致急性肾功能衰竭

  汞,又称“水银”,为银白色的液态金属,常温中即可蒸发。汞中毒以慢性为多见,急性汞中毒主要由口服升汞等汞化合物引起。患者在服后数分钟到数十分钟即引起急性腐蚀性口腔炎和胃肠炎。

  汞中毒常有恶心、呕吐、腹痛,继有腹泻。并可伴有周围循环衰竭和胃肠道穿孔,吸入高浓度汞蒸气可引起发热、化学性气管支气管炎和肺炎,出现呼吸衰竭,亦可发生急性肾功能衰竭。

  皮肤接触汞及其化合物可引起接触性皮炎,具有变态反应性质。皮疹为红斑丘疹,可融合成片或形成水疱,愈后遗有色素沉着。

( 作者: )

小喇叭:

  相关新闻
  马上评论

用户: 隐藏地址 
  登录    已有()条评论,点击查看
  图文资讯
  版权声明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 " 稿件来源:中原网 " 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郑州日报社和中原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 " 稿件来源:中原网 或 中原网-郑州日报 或 中原网-郑州晚报" ,并不得删除最初发表的报纸名称和作者署名。否则本网将依法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