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检索 关键字: 高级
您的位置: 首页-热点推荐

贵州高尔夫球场圈地 农民捡球卖被判盗窃罪

中原网(www.zynews.cn) 发布时间: 2010-03-06 08:11:46   来源: 河南商报 我要评论

【字号 纠错  我要爆料 进入论坛 打印 关闭

郑州手机报,移动发ZZSJB到10658300;郑州晚报手机报,联通发701到10655885,电信发18至106592066。3元/月

   

高尔夫球场批量开发别墅谋取暴利

  失地农民滕彩荣因为捡高尔夫球被判盗窃罪

    作为财富与地位象征的高尔夫球场,毗邻的却是一群因为球场征地而失去大部分土地的贫困农民。一场场失衡的冲突也由此上演:

  失地农民想赚点小钱,捡了球客们打丢的高尔夫球,然后再卖给他们,结果被判“盗窃罪”。失地农民只得到约4000元/亩的补偿,高尔夫球场开发的别墅却卖数百万元一套,农民的抗议始终收效甚微。

  深受“高尔夫” 折腾的滕彩荣,是贵州省贵阳市修文县扎佐镇三元村人。建在他家不远处的“贵阳高尔夫度假中心”(以下简称高尔夫),是贵州省最好的高尔夫球场,建于1997年,是靠征用滕彩荣所在村庄的大批土地建成的。几年前,他在村子边的高尔夫球场先后捡了一麻袋高尔夫球,结果身陷牢狱之灾。

  八口人的

  补偿款不足三万

  三元村位于贵阳近郊,紧邻贵遵高速,有着大片山林和一个大型水库,村民们过着传统的农牧生活,主要经济来源是耕地和养殖,“虽不富裕,但很幸福”。

  1995年,一纸征地令打破了山村的祥和,贵阳高尔夫度假中心选中了这里。一期工程占地1480亩,整体规划面积则逾3000亩,这意味着祖辈务农的三元村村民必须放弃他们赖以生存的土地。

  村民的耕地和集体林地被当地政府以50年的期限征用划拨给了高尔夫球场,但低廉的补偿价格却让村民难以接受,双方一度爆发激烈的冲突。

  据现任贵州省高院副院长,当时还在律师所当律师的李汉宇回忆,无奈的村民找到了他的律师所寻求“法律援助”。最终在李汉宇的“斡旋”下,贵阳、修文市县两级财政及开发商三方共同出资,将补偿标准提高到了约4000元/亩,才化解了这场征地风波。

  这一年,滕彩荣经人介绍入赘到三元村一组的杨景兰家,当了一名上门女婿。而杨家8口人的7亩多田地被征用后总共拿到的补偿款不足三万元。

  七旬老人仍要打零工为生

  1997年,高尔夫球场开业后,作为“国内唯一的高原森林高尔夫球场”,很快吸引了众多名流商贾。但村民们发现,高尔夫不过是富人的俱乐部,不能改善他们的生活。

  进入高尔夫工作成了不少村民的选择。但村民发现,这个为富人提供一流服务的豪华场所,并不能为他们提供满意的薪酬。

  滕彩荣的妻子杨景兰最初进入高尔夫时从事草坪养护工作,一个月能拿到的工资只有250元。现在,在物业部工作的她每个月名义上的工资也只有550元,这是修文县的最低工资标准。

  同时,在高尔夫上班的村民还要面对随时可能被开除的风险。2008年10月,就有数十名曾在球场上班的村民被高尔夫以金融危机为名辞退,而没有得到任何补偿。

  由于失去了土地,村里一些年过七旬的老人仍要以打零工为生。

  就在这个过程中,村民们发现了一项可以弥补收入的产业:捡高尔夫球,卖给球客们。

  兜售二手球成为生意

  谁是第一个捡球者,已不可考。起初,对高尔夫毫无概念的村民,并没意识到那些被客人丢弃在水塘草丛里的白色小球可以捡来换钱。

  客人们几乎每打一场球都会有球遗失,球场内所卖的新球要数十元一个,便有客人告诉村民,可以找回那些打丢的球,再以便宜的价格转卖给自己。

  据村民回忆,从1998年开始就有村民利用在高尔夫上班或打零工的机会,在附近的林地里找球,再转手低价卖给打球的客人。

  平常,高尔夫现场将“回收”的二手球除一种品牌卖15元/个,其余都以5元/个的价格成袋转售给客人。而村民销售的二手球则要“实惠”得多。村民将捡来的二手球仔细清洗后,多以两三元一个的便宜价格卖给打球者,最高也不过5元。“每天顺便捡两三个,就挣包烟钱,一个月下来能有个一两百元。”有村民回忆。

  这样的活计吸引了很多村民。有的村民甚至以此为业,做起了二手球生意——专门从捡球者手里收购二手球再集中转卖。

  老实巴交的滕彩荣从2007年开始,利用在高尔夫球场打零工的机会捡高尔夫球。但他舍不得轻易卖掉,而是像存钱一样,将每次捡回的球都放进家里的一个蛇皮口袋存起来,“等缺钱的时候再卖”。没想到,积攒的高尔夫球却在后来被警方意外发现,并因此获刑。

  是“捡”是“偷”难下定论

  当时参与办案的三元派出所所长刘诚告诉记者,之所以拘捕滕彩荣,“就是很单纯地认为是个刑事行为,因为价值大了”。

  警方在滕彩荣家里发现了他存放的699个高尔夫球。刘诚第一个反应,就是拿去做价格鉴定。699个高尔夫球鉴定出来的价格是7982元。加上滕彩荣向警方交代的已经卖出的高尔夫球,滕彩荣的“涉案金额”达到了15513元。

  依据刑法,若滕的盗窃罪成立,可被判“三年以上十年以下的有期徒刑”。

  此后,刘诚劝说滕彩荣妻杨景兰替丈夫向高尔夫主动退赔了9000多元已卖掉的高尔夫球损失,“自愿认罪”,争取缓刑。

  结果,“自愿认罪”的滕彩荣被修文县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

  滕彩荣还没有走出看守所,修文县检察院就对一审判决提起了抗诉,认为修文县法院的判决“显属量刑畸轻”。

  案件随后被贵阳市中院以“认定事实不清”发回重审。杨景兰聘请了曾为村民打赢林权官司的北京律师杨大飞为丈夫辩护。

  2009年12月20日,修文县法院采纳了杨大飞的辩护意见:“滕彩荣所捡高尔夫球的权属应属打球者,为打球者遗弃,而非高尔夫球场所有。”法院改判滕彩荣无罪,另两名涉案村民龚连平、段友贵也被宣告无罪。

  但事情并没有结束。修文县检察院再次提起抗诉,仍要求法院作有罪判决。

  目前,该案已在贵阳市中院二审,仍未宣判。取保回家的滕彩荣等人仍在忐忑不安中等待结果,但身体与精神都已留下严重的创伤。

  球场:开发别墅获取暴利

  2002年,村民发现贵阳高尔夫度假中心开始砍伐球场内的林地,修建豪华别墅。2005年,当高尔夫的挖掘机试图推倒球场内两片曾归属三元村的集体林地时,冲突终于爆发。

  村民在投诉此事时发现,当地政府已在此前瞒着村民,将林地以荒山的名义无偿划拨给了高尔夫度假中心。村民还发现,在当初整个土地征拨过程中,修文县政府并未取得任何审批手续,因违法用地遭到了国土部的巨额罚款。

  村民选择了法律途径维权。贵阳市中院支持了村民的主张,撤销了修文县政府的无效林权证。

  然而,打赢官司的村民无奈地发现,虽然阻止了在他们的林地上开发别墅,但奈何不了高尔夫度假中心在球场的其他区域建起别墅区。据记者了解,2002年至今,贵阳高尔夫度假中心共开发了三期高尔夫别墅项目,已建了一百多套别墅;其售价从最初的逾6000元/平方米,一路飙升至目前的逾10000元/平方米。这些有独立产权的别墅,数百万元一套,极为抢手。

  村民:极端方式寻求平衡

  2005年刘诚调任三元派出所所长,任职的4年间,三元村的社会治安给他带来了极大的压力。在他看来,悬殊的贫富反差,在三元村村民心里形成了强烈的心理落差,一些村民遂以犯罪的极端方式来“寻求释放和平衡”。

  2008年,警方破获了针对高尔夫的系列盗窃案,“三元村就抓了20多个村民”。

  据警方掌握的案情,从2006年开始,三元村一些村民就伙同个别在高尔夫内工作的村民,对高尔夫内在建的别墅项目进行了多次盗窃,“钢筋、水泥、门窗什么都拿”。而整个盗窃案件得以侦破,则是因为高尔夫里的一把火。

  2008年1月12日晚,高尔夫的存包室突然着火。室内被焚烧掉的一些球杆、球包、手套、球帽等计算下来,损失竟逾40万元。

  修文县公安局成立了专案组进行调查,发现这是村民针对高尔夫的连环报复案:曾在高尔夫工作的村民吴永超因故被辞退,村民宋林峰因为捡球被高尔夫保安殴打。他们与另外两名实施盗窃未果的村民一起,破坏了高尔夫的草坪泄愤。事件导致当值保安、三元村村民杜国荣被开除。认为处理不公的杜国荣愤而纵火,焚烧了高尔夫的存包室。(据《南方周末》)

(编辑 zhaoj)

( 作者: )

小喇叭:

  相关新闻
  马上评论

用户: 隐藏地址 
  登录    已有()条评论,点击查看
  图文资讯
  版权声明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 " 稿件来源:中原网 " 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郑州日报社和中原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 " 稿件来源:中原网 或 中原网-郑州日报 或 中原网-郑州晚报" ,并不得删除最初发表的报纸名称和作者署名。否则本网将依法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