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检索 关键字: 高级
您的位置: 首页-首页图片

河南千古奇俗骂人成遗产今缺钱骂不起 图

中原网(www.zynews.cn) 发布时间: 2010-02-24 12:00:06   来源: 中原网 成都商报 我要评论

【字号 纠错  我要爆料 进入论坛 打印 关闭

郑州手机报,移动发ZZSJB到10658300;郑州晚报手机报,联通发701到10655885,电信发18至106592066。3元/月

   河南“骂社火”遗产因急缺4万元,今年元宵可能“骂不成”,中原网联合《成都商报》向网友及相关有识之士紧急求助。联系人:《成都商报》记者牛亚皓 13513890066


“骂社火”因生殖崇拜和涉性而饱受争议,当地人的观念里,这象征着某种力量,可以“威摄天下、征服万邦”


“骂社火”


骂家反穿皮袄

  骂得有“讲究”

  河南两村庄有个奇特的习俗:只要反穿皮袄,就可以站在大鼓上骂对方。骂家反穿皮袄,表示自己是畜生野兽,不是人,说的不是人能说的话,不能见怪。

  骂贪官污吏,骂歪风邪气,骂地痞流氓,骂违法乱纪,不骂老实疙瘩的庄稼汉、不骂外来异姓人、不骂出嫁的大闺女。不骂揭短话,例如被骂的人没孩子,就不能骂他“绝户头”。

  骂得有“水平”

  西常村骂东常村的人员:“东常村七个队,为耍社火开了会,有的往前拉,有的往后退,七嘴八舌不配对,真真一村窝囊废!”西常村骂完撤退,东常村的百姓组成骂阵队前往西常村去骂:“西常村两道壕,婆娘女子没长毛,快填沟,快长毛,耍场社火瞧一瞧!”

  有一年东常出社火后,西常进行挖苦,“错,错,错错错!东常的社火错处多:内容错,化妆错,古代人穿的矿工靴(高筒胶靴),秦琼怎唱《长坂坡》?关公的胡子挂到后脑窝。这些错,都不说,为啥社火出到太阳落?”

  地处豫陕晋三省交界的东西常村,自古以来有两村对骂的风俗。每年临近元宵节,村民化妆成各色丑角,敲锣打鼓,立杆放炮,浩浩荡荡上千人,指着对方破口大骂。这一离奇的“骂社火”民俗,2007年入选河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2009年申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就在外界质疑“骂人”是否文明、够不够“非遗”资格的同时,这一民俗再次因缺乏经费“骂不起”,村民担心它后继无人,濒临失传……

  A寥落现状

  骂社火?没钱,骂不起了!

  2010年2月22日下午,河南三门峡灵宝市阳平镇。

  东常村。退休教师屈思公趴在长桌上,看着窗外一片寥落的苹果林———这多像他的心情———往年,有他参与策划的“东西常骂社火”大型民俗活动曾“轰动三省”,附近群众挤满街巷,车水马龙;今年的元宵节,入选河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且已申报国家级“非遗”项目的这项活动搞不成了。

  有着与屈思公相似的心情,东常村“社火头子”张进才,站在一个水坑边,百无聊赖地仰头欣赏村委会大门上的手写对联。不远处的胡同口,浓烈的阳光下,几位村民坐在石头上打扑克牌。“骂社火?骂不起了!”一位老汉磕磕烟袋锅咧着嘴,没人敢出头组织。

  “啥都不差,就差钱。”东常村村委书记张战奎直截了当地说。

  一河之隔的西常村,“社火头子”樊天社闷着头在屋里拖地。“以前骂社火,都是群众自发,有物出物,有力出力,非耍不行,简单快乐。”他斜立在门口喘着粗气,现在耍一次“枝枝节节”都要花钱。村委委员贾培斌扳着指头算账:租牲口,如探马(附近金矿驮筐的马)1天900元,还得管 “(马)主家”食宿;租服装道具,如流氓袍,到灵宝县剧团借,得给人家买好烟;租人,开车的、扛旗的、杂耍的、维护秩序的,耍一次租300个外村人,每人工资每天40元;还有租车、买粉、买炮、张灯结彩、搞接待……

  “就是节省点花,耍一次也得四五万元吧。”西常村村委主任宋新法吐了个烟圈,村里根本没钱,“上面”又不拨款。“镇里也很为难。”阳平镇文化服务中心主任张权皱着眉头,其他村也有耍社火的,只给东西常村钱,显得不公平。

  B民间奇俗

  送烟送酒,求你骂我

  “耍社火的有很多,但骂社火的全国独此一家。”东西常村的村民这样讲。

  今年65岁的樊天社说不清村里何时开始这一习俗了,“我爷爷都说不清”。64岁的张进才最早的记忆是他六岁时在一次“骂社火”里扮演拉弦子的瞎子。同年,屈思公扮演戏子。这三位在村里都是较有名望的老者。

  “尧舜禹时期,祭祀大典中间三日耍社火,群集化妆,列队歌舞。此后历朝历代都有所发展。”三门峡市文化馆馆长贠更厚告诉本报记者,到了元代,“骂”有了正式的规矩,相传有一年村民“骂社火”一直骂到麦黄,县令急奏皇上,御批,兴骂不兴当场还,从正月十一开始,十六结束,东起西落,交替进行三次。谁若违犯,罚米三石。

  现在东西常村的“骂社火”一般由骂阵、拜请、出杆、夜骂四部分组成。最精彩的是“骂阵”和“夜骂”。骂阵,当地村民叫 “后场子”,由锣鼓、“三眼枪”、骂家、护卫等约百十人组成。正月初二,打鼓放炮,到对方村挑骂。一直挑骂到正月初十。夜骂,由200人组成的骂阵队,讽刺、挖苦、挑剔“出杆”村的失误,夜色中“将对方骂得狗血喷头”。

  拜请和出杆两项,深有讲究,各式道具、服饰、花轿、牲口、人物造型,颇为繁琐。需要注意的是,这些具有表演性质的道具和动作不乏“性”的成分,比如8名男女儿童抬着巨大逼真的男性生殖器模型———“八抬导弹”。

  最精彩的还是骂词。2008年元宵节前,东西常村“骂社火”的热闹和离奇,得到了空前的展现。西常村村委主任宋新法说,他们骂东常村烂泥路那段最经典:“发生(时任村委书记)书记当得好,就是道路修不了,拐了弯下个坡,就进了东常的乱泥窝,如果来年不修路,东常人就要骂个够。”

  “结果,几个月之后,我们被迫花了20多万元将这段泥路修成了柏油路。”东常村村委书记张战奎2010年2月22日告诉本报记者。 村民还说,“骂社火”时被骂可不是坏事,那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被骂的人都是“人上人”。“还有些村民为了提升自己的影响力,偷偷地到后场给骂战队送烟送酒,求你骂我。”张进才笑着说。

     河南“骂社火”遗产因急缺4万元,今年元宵可能“骂不成”,中原网联合《成都商报》向网友及相关有识之士紧急求助。联系人:《成都商报》记者 牛亚皓 13513890066

[1] [2]
 下一页

( 作者: 记者 牛亚皓 )

小喇叭:

  相关新闻
  马上评论

用户: 隐藏地址 
  登录    已有()条评论,点击查看
  图文资讯
  版权声明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 " 稿件来源:中原网 " 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郑州日报社和中原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 " 稿件来源:中原网 或 中原网-郑州日报 或 中原网-郑州晚报" ,并不得删除最初发表的报纸名称和作者署名。否则本网将依法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