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检索 关键字: 高级
您的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国内-焦点新闻

教师拒拆迁被政府停课 谁让房地产魔力无边

中原网(www.zynews.cn) 发布时间: 2010-02-21 14:31:03   来源: 中国青年报 我要评论

【字号 纠错  我要爆料 进入论坛 打印 关闭

郑州手机报,移动发ZZSJB到10658300;郑州晚报手机报,联通发701到10655885,电信发18至106592066。3元/月

  再过几天就过年了,张熙玲不知能否在自己家里平静地过个团圆年,因为“强拆”的最后通牒也快到了。楼里其他业主已经纷纷“妥协”,曾经和她“站在同一条战线上”的两名老师,也都在前几天陆续在拆迁补偿协议上签字。此时,张熙玲显得有些孤立无援。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坚守多久。

  教育局:不同意拆迁,就别来上课了

  张熙玲是天津市宁河县东棘坨镇史庄中心小学的教师。去年10月,她在县城里的房子被列入拆迁范围。由于认为补偿标准对自己不利,张熙玲一直不同意在拆迁补偿协议上签字。但没想到,她的工作竟因此受到了影响。

  据张熙玲讲,2009年11月9日上午,第二节课刚下,东棘坨镇总校长郑恩东来到她的办公室,召集史庄中心小学校长李振立以及其他几名教师,宣布刚刚接到的教育局通知,“从现在开始,对张熙玲老师实行停课处理,学校的一切事情由校长安排”。

  张熙玲惊呆了。“这都是我太‘顽固’的后果。”张熙玲黯然说道。那段时间,宁河县教育局党委书记刘广宝、张熙玲所在乡镇总校长郑恩东多次找她谈话,希望她配合拆迁。但倔强的张熙玲坚持要讨个公道的补偿。

  张熙玲在学校担任三年级和六年级两个班的英语教学,被停课后,学生们被安排自习或改上其他课。有家长不满,给张熙玲打电话,问她为什么不去上课,张熙玲无言以对。“我整日不敢出门,被停课毕竟不是一件光彩的事,人家还以为我工作上犯了什么错误。”

  后来张熙玲听说,一起被宣布停课的还有宁河县芦台镇某小学的李玉梅老师和第四小学的郑红霞老师,她们和张熙玲住同一栋楼,都是拆迁户。

  中国青年报记者就停课一事采访宁河县教育局时,刘广宝矢口否认,称这是“绝没有的事”。

  但记者在史庄中心小学的一份考勤记录上看到,表格中张熙玲在某工作时段不是像其他人一样画钩,而是写着“拆迁工作”字样。学校出具的一份张熙玲的出勤证明上,11月9日至11月16日则成为空白。

  11月16日,在学生和家长的下,学校终于让张熙玲等几名老师恢复上课。但很快,她们又面临另一种威胁:不同意拆迁,就调到偏远山区。

  对此,刘广宝表示,调动工作是局里为了平衡教育资源的一种正常工作安排。

  禁不住接二连三的各种压力,其他几名老师于前几天终于在拆迁协议上签字,只剩下张熙玲一个“顽固分子”。

  而李玉梅等老师在接到调令后,最终选择了接受拆迁补偿。签字后,她们很快得到消息:调令取消了。

  拆迁户:商业拆迁应按市场规律办事

  张熙玲等拆迁户不愿在拆迁协议上签字,主要是认为补偿标准不合理。按照目前宁河县土地整理中心下达的拆迁公告及拆迁补偿办法,现金补偿标准是4900元左右每平方米,但拆迁户认为,他们的房屋处于县城黄金地段,市场价值至少在8000元左右,4900元明显偏低。

  对此,宁河县土地整理中心主任宋连起的解释是,拆迁项目批下来时,当地房价确实是4900元左右每平方米左右,后来房价涨起来了,但标准定好也不好随便改。拆迁户可以选择按1∶1.1的面积比例回迁,这样就不会受房价波动影响。“事实上,现在签了协议的都是选择回迁的方式。”

  但张熙玲等拆迁户认为,返迁的比例至少是1∶1.8,因为对面的旧楼房拆迁都按1∶1.5比例,他们这是2002年才建的新房,理应提高补偿标准。而且装修费应不低于10万元,他们建议参照塘沽区东沽、西沽的拆迁办法,每平方米补贴500元的做法。但是,目前的拆迁补偿标准里并未涉及装修费用。

  宋连起说,1∶1.1的回迁比例完全是符合国家标准的,而且政府承诺以原有证载建筑面积减去原住房的公摊面积为基准,回迁后保证该基准不降低。但拆迁户们还是担心回迁后实际住房面积缩小。张熙玲告诉记者,按照目前确定的户型标准,她家拟定回迁的房子比现在还要小两平方米。“说是标准不降低,但到时候谁来负责呢?现在就说给3万元过渡期租房费,其他什么都不让提,减少的面积怎么补偿都没说,到时候房子拆了、协议签了,就没人管了!”

  令拆迁户们不满的还有,回迁时根据楼层、朝向制定了差价,但拆迁时补偿却没有差价,也不考虑装修档次,完全采取一刀切的方式。

  拆迁户认为,这次拆迁完全是一种商业行为,不属于平房改造、老楼拆迁,更不属于公共设施建设。“既然是搞商业开发,就是买卖行为,应该按照市场规律,做到双方自愿互利,决不能强买强卖。”拆迁户们在给县领导的信中这样写道。

  他们在信中表示,支持宁河县整体规划,但要合情合理,更不应使用强权干涉。

  政府介入商业拆迁:“谁家的孩子谁抱走”

  据了解,这次拆迁的主体是宁河县土地整理中心,为县属机构。宁河县土地整理中心主任宋连起告诉记者,政府将这块土地统一征收,拆迁完毕后将挂牌出让。

  宁河县委宣传部副部长于文杰向记者介绍,这是政府统一规划的商业改造项目,许多部门都是拆迁工作成员单位。

  刘广宝在否认有停课一事的同时表示,确实根据县委县政府的要求给本单位的拆迁户们做过工作,主要是政策解释和利害分析。“这是县里制定的发展规划,作为教师更应该深明大义,带头执行县委县政府的决定。”

  记者了解到,为使拆迁工作进展顺利,县里采用了“谁家的孩子谁抱走”的工作方式——拆迁户们被分属到各单位“负责”。记者在一份“任务表”上看到,拆迁户及其家庭成员按照其工作单位划定“责任单位”及“责任人”。比如张熙玲,单位是东棘坨镇史庄中心小学,所属部门是教育局,责任人是于志怀(宁河县教育局局长——记者注);李玉梅,工作单位在芦台镇,所属部门是教育局,责任人于志怀,家庭成员田宝明,单位中行,责任人边海河……夫妻双方都在公职机关工作的拆迁户,往往受不了这样的“两头夹攻”,被迫早早签订了拆迁协议。

  目前正在征求意见的《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征求意见稿)》,明确规定公共利益征收与商业开发征收要彻底分开,公益性征收、补偿的主体是政府,而商业拆迁是一种民事行为,是平等主体之间的交易,双方按照自愿公平的原则签订补偿协议,政府不介入,只进行监督管理。

  “这不是新的拆迁条例还没下来吗,我们拆迁时依照的是当时的拆迁条例,并没有错。”宋连起说。

( 作者: )

小喇叭:

  相关新闻
  马上评论

用户: 隐藏地址 
  登录    已有()条评论,点击查看
  图文资讯
  版权声明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 " 稿件来源:中原网 " 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郑州日报社和中原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 " 稿件来源:中原网 或 中原网-郑州日报 或 中原网-郑州晚报" ,并不得删除最初发表的报纸名称和作者署名。否则本网将依法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