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旅游为您服务
中华工商时报:眼镜业“暴利”的独家调查
 
http//www.zynews.cn  2008-04-21 17:12:35   □本报记者辜□见习记者赵霞 实习生简志新
  

    镜行业多次名列“十大暴利行业”。经历过消费者的“口诛笔伐”之后,如今的眼镜行业是否“涛声依旧”?本报记者特此进行了两周的明察暗访,以期告诉人们一个真实的眼镜行业一个蓬勃发展的眼镜市场正在形成。

    仅2004年,中国眼镜工业总产值就超过人民币160亿元。

根据统计,中国约有3亿人配戴眼镜(矫正屈光镜),按每3年更新一副计算,每年的市场需求量就达1亿副。而墨镜等时尚眼镜也有庞大的消费人群。显然,眼镜市场已成为一个巨大的蛋糕。

    而与此同时,在外行人看来,眼镜业又是一个“说不清、道不明”的暴利行业,有这样一段顺口溜:“20元的镜架200元卖你是讲人情,300元卖你是讲交情,400元卖你是讲行情”。

    巨大的蛋糕,丰厚的回报,眼镜业给人的印象总是和暴利画上等号。那么,中国的眼镜市场利润到底有多大?谁又最能从中受益?近日,本报记者对眼镜零售、批发以及生产市场分别进行了暗访,试图通过解析一个完整的产业链条,了解眼镜行业的现状。

    也许发现的只是冰山一角,然而就是这一小部分,却已经让记者咋舌。

目标一:旺铺零售店

7月8日下午,记者首先以普通消费者的身份来到了位于北京西单的锋豪眼镜店。

当天是周末,西单商业街热闹非凡,大大小小的商铺挤满了顾客,相比之下,锋豪眼镜店就略显冷清,仅有四五位顾客,店员却多达10多个。显然,作为一种特殊的商品,尽管眼镜的市场潜力巨大,然而需求弹性却始终较低。一个保守估计是,消费者大概每2至3年才会考虑更换一副眼镜。

令人印象深刻的是,该店墙上挂有一面消费者送来的锦旗,上面醒目地写着“廉价服务于民”。“来了我们这儿,您就不需要去别家了,我们这儿是最便宜的。”一位年纪稍大的女店员热情地向记者介绍。

由于顾客较零散,店长也加入了推销的行列。记者要求配一副价格适中、具有防辐射功能的平光眼镜。在简单地选择了款式以后,店长推荐了一副480元的国产凯奥牌β钛镜架,以及580元的韩国特可亮牌、折射率1.56的非球面镜片。

不过奇怪的是,特可亮牌的镜片在一定范围的度数内,价格是统一的,而另一种国产非球面镜片从平光到600度之间,随着度数的不同,价格也会略微上升。“不同度数的镜片所需要的成本其实是不一样的。”店长这样解释。

“这副眼镜原价要1000多呢,看你想买,给你打个8折吧,一分钱一分货,你放心!”店长表示。于是一副1060元的眼镜转瞬间折成了860元,而由于诸如验光、眼镜盒等项目是免费的,所以860元也是消费的全部价格。店长告诉记者,像锋豪这样的连锁店一般打折活动都是统一进行的,店员是不能擅自打折的。

“我们都是直接找供货商拿货,价格在北京已经属于最低价了。而且有些价格是厂家给规定的,根本打不了折。”见记者仍不为所动,店长又介绍了几款记忆钛材质的眼镜架,相比之下,该眼镜架的价格略低,在260元到318元之间。

最后,记者还是以价格较高为由,离开了锋豪,前往西单“大明眼镜店”调查。在该店悬挂的海报表明,全北京的“大明眼镜店”正在推出8.5折的活动。

和锋豪相比,两店的部分眼镜架和眼镜片的价格相差在10元到300

元之间不等,比如一款奥地利进口的诗乐牌纯钛镜架,在锋豪标价为2850元,而大明标价2630元;在锋豪标价为580元的特可亮牌、折射率1.56的非球面镜片,在大明则标价为480元;一副百事牌的镜架,锋豪标价为388元,而大明标价为398元。

不过除了依视路等少数知名品牌之外,记者发现两店的品牌众多,却鲜有交叉重合,无法进行进一步的比较。

目标二:平价眼镜店

从西单到潘家园大约需要1个小时,这儿有北京有名的平价眼镜城。从大明眼镜店出来以后,记者就直接来到了名镜苑眼镜城,看看能否配到便宜的眼镜。

和之前的品牌眼镜店相比,眼镜城的生意就红火了许多,记者在一楼粗略地逛了逛,发现每家店里都有几位甚至多达10多位顾客在里面挑选。“我们这里价格比外面便宜多了,就是批发的价格。”一家商铺的导购小姐说。

不过和锋豪、大明等眼镜店相比,这些店铺的装修以及布置显然简单得多。锋豪有专门的验光室,而这些商铺往往是验光室和柜台混在一起。一台验光的仪器,一个挂在墙壁的视力测试表,一排各种度数的眼镜片就构成了验光的全部设备。在一家店铺,记者计算了一下,每位顾客的验光时间平均在10分钟以内。而根据资料显示,在标准的技术条件下,验光时间通常需要半小时到1小时之间。

和之前在锋豪、大明眼镜店看到的情况一样,这些店铺里面的眼镜架和眼镜片品牌种类繁多,很少重复,这也让记者进行价格比较的想法一度无法实现。最终,记者在一楼的一家新开业的商铺里,发现了百事牌的眼镜架,“你要的话,288元就拿走吧。”店主略显抱怨地对记者说,“这里都是搞批发的,很难卖上个好价钱,拿货价加个几十块钱我就卖了。”

最后,记者看上了一副记忆钛的眼镜架,店主给出了180元的报价,并表示这是这里最便宜的一种镜架。随后,记者又选择了一副左眼度数75度,右眼度数250度的防辐射七彩树脂镜片,店主称价值80元,还向记者解释,不同度数的眼镜片成本其实是一样的。在几番讨价还价之后,标价260元的眼镜以150元的实际价格成交。

在这家店铺里,还有两个穿着白大褂的女店员正在聊天,记者也加入了对话。她们告诉记者,自己是××眼镜店(记者注:北京某大型眼镜连锁店)的验光师,今天休息就过来帮忙,第二天还得去单位上班。

“哎呀,在我们眼镜店,一副眼镜八九百是很正常的事情,顾客二话不说就配了。”一位年纪稍大的验光师告诉记者,“在这里,二三百的价格顾客还不满意,还得给你砍价,一桩生意做下来非得磨破嘴皮子不可。”显然,在这位验光师看来,她单位的眼镜价格高出不少,然而生意却没那么费劲。

一个小时的路程,不过几块钱的交通费,却出现了相差几百的眼镜报价。零售眼镜业到底有多少的盈利呢?

“利润率多少我不能告诉你,不过现在这些品牌眼镜店的利润率已经没有以前高了,最辉煌的时候是在1991年到1998年,零售眼镜的利润率甚至可以达到200%。”一位曾在锋豪西单眼镜店供职的知情人士告诉记者,由于传统的眼镜零售商还是采用旺街旺铺的销售模式,因此成本一直是一个困扰传统店的难题。例如锋豪眼镜店在西单一年的租金是440万元,广告灯箱一年的使用费也要15万元,加上高额的广告费用和人力成本,这些最终都转嫁到了消费者的身上。

而在眼镜城的情况却有所不同,这个才当上老板的店主向记者透露,眼镜城每天每平米的租金是8块钱,他的店面大约有40平方米,每个月的成本约是两万元,也就是说一年的租金大概在10万元,成本不过25万元。“一来我们成本确实比较低,二来眼镜城的整体环境根本不能让我们要太高的价,再有我们也是考虑薄利多销嘛。”
    目标三:眼镜批发公司

记者注意到,近年来,像名镜苑眼镜城这样打着平价的眼镜店和眼镜公司在全国越来越多,价格战也打得越来越凶,不但引起了各地眼镜行业不小的震动,甚至还引发了一些官司。

比如,在2005年初,广州市首度出现了一家名为“眼镜直通车”的眼镜平价超市,打出了相当于同类商品1/2到1/5的低价。随后,该超市遭遇以广州眼镜商会为首的全体眼镜零售商和批发商的抵制,拒绝销售和“眼镜直通车”一样的牌子,并联合向供应商施压要求收货,“眼镜直通车”一度面临断货的危机。最终双方由互相的口头攻击,上升到法庭诉讼。“眼镜直通车”的老板司徒尚炎起诉广州市眼镜商会名誉侵权,虽然被广州市越秀区法院判决驳回,但是法庭同时承认,商会的做法有违市场公平竞争原则。

今年初,这种“眼镜直通车”类型的超市也开始亮相京城,位于首都师范大学科原大厦的“北京慧之眼眼镜连锁服务有限责任公司”就提供这种加盟招商的服务。记者在这家公司的网页上,看到一些鼓动性极强的宣传词,例如“慧之眼与国内外数百家眼镜厂家合作,出厂价一站式供货,不仅是去掉中间商的暴利,更是量的积累、品牌的聚合。”并且承诺最低的标准是“开业10天营业额达到2万元(达不到的总部买单)。”

7月10日,记者以准备加盟眼镜直通车的商户身份来到了这家公司,公司的业务经理史先生接待了记者:“由于我们是集团采购,所以有明显的价格优势,我们对没有加盟的零售商到这里批发的,在原有的加盟店批发价格上再加20%,但还是有很多人愿意在我们这里拿货,说明我们的价格远低于外面的批发价格。”

那么眼镜的批发价格到底是多少呢?

记者拿到了史经理提供的一份价格单,发现对于国内二线品牌的记忆钛眼镜架来说,加盟商批发的价格只需要17元,零售价格定为58元,而对于国内一线品牌的记忆钛眼镜架,加盟商批发的价格是22元,零售价格定为160元。不过也有批发商认为“慧之眼”是打出部分眼镜价格作秀,北京眼镜城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批发商表示,他批发一副记忆钛镜架的价格最低为30元。

在走访了一圈儿北京眼镜的零售和批发市场后,记者发现眼镜的定价是雾里看花,随意性的成分很大,一副普通的记忆钛眼镜架,从批发商到零售商的环节,便经历了从17元、30元、150元甚至318元的不等价格。

不过相对于国内品牌,一些国际品牌的批发价和零售价就相对固定许多。记者了解到,国际知名品牌代理商通常会给零售商一个固定的指导价格。

“给指导价是为了维护品牌形象,卖的过高影响销量,卖的过低会产生恶性竞争等不良影响。”记者费尽周折联系到了一位从事零售国际眼镜品牌的业内人士,他代理浪琴、GUCCI、PRADA等多家国际著名品牌。不愿透露姓名的这位代理商告诉记者:“国际知名品牌,例如意大利的眼镜一直是引领世界眼镜业的潮流,他们的品牌在这个行业有着相当的影响力,因此,首先是知识产权给产品带来的附加值决定了代理商从生产商手中拿货的价格,加上我国对进口眼镜征收的40%左右的关税,还有就是从生产商到最终的零售商,每一个环节都要挣钱,环节越多,最终的价格也就越高,但是由于代理商给出的指导价,所以对于零售商来说利润是一个比较固定的数字。”

他还透露,目前市场上不乏假冒国际品牌,包括在某些著名的商场里,这些假冒品牌以真品牌的价格出售,其利润就难以估算了。而在一些要求严格的商场,商家要求零售商必须出具海关完税单、质检报告、代理商授权书等凭证,以此确保产品质量。

目标四:眼镜生产商

到底眼镜架或者眼镜片出厂的价格是多少呢?7月10日下午,为了弄清事实,通过温州、深圳等地的114查号台,记者以批发商的名义联系了几个厂家,其中,手机为1375××××188的温州商人潘先生给记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据潘先生介绍,他的工厂目前以生产记忆钛眼镜架为主,尚不能生产纯钛等更高级的眼镜架。不过他并不是一个纯粹的生产商,同时还做着眼镜的批发和零售,在广州的眼镜批发市场还有门面。

在聊了一会儿以后,潘先生渐渐地打开了话匣子,甚至还透露给记者一个秘密,“知道为什么北京的眼镜市场价格那么高吗?不少北京批发商还到广州批发市场进货呢。”于是,从这个秘密开始,记者和他进行了一番对话———

 记者:我刚接触眼镜业没多久,发现每家的眼镜架都有好多品牌,哪来这么多牌子啊?

潘先生:你需要什么牌子我就可以给你做什么牌子,当然犯法的除外。我也有自己的牌子,现在申请商标比较容易,你还是自己申请算了。

记者:是不是牌子多,别人不容易比较啊?

潘先生:可能吧。而且你用别人的牌子,是要加一定的费用的,还不如自己申请。

记者:我想多拿些货,你们这里一副记忆钛的眼镜架多少钱?

潘先生:这可不好说,看你需要什么样的?我们是一个款式300副起批。

记者:最便宜的和最贵的,你都给报个价,让我心理有个数。

潘先生:最便宜的十几块就可以给你,不过质量我不能保证。中档的记忆架是20多块。

记者:那我批出去多少钱合适啊?我不太清楚市场的行情。

潘先生:这个不是随你自己定吗?又没有谁管,三四十元差不多了。

记者:我总觉得还是零售赚钱。

潘先生:做批发商多好啊,每次发货量那么大,薄利多销啊。零售当然也赚钱,同样一副眼镜架,你进15元,卖15元也行,在一个小城市卖100也不为过,在北京的王府井大街总得卖个二三百吧,看你自己怎么选择了。

记者:看来眼镜这个行业的确是赚钱,那我标价太高了,物价局不会来查吧?

潘先生:你果然才入这一行,谁管你啊,眼镜市场是放开的,物价局管不了。

此外,记者还了解到,镜片的价格很不透明。一般国产的树脂镜片出厂价在3到10元之间,进口的树脂镜片在10到20元左右。而零售价在80元到600元不等,甚至更高。

一位张姓的厂家销售经理告诉记者,国产的树脂镜片,基本上都是从韩国或日本购进生产设备,引进生产技术和人员,镜片的质量基本一样,厂家出厂价也基本一样,然而,“进价相差不到10元的镜片,出售时差价就可能达到四五百元。主要是看镜片有没有斑点、崩边、气泡等等。”他对记者说。

相比之下,一些国际品牌的镜片会给出指导价,价格更为透明。高于或低于指导价出售都会遭到代理商的干预,如果不能尽快改正价格,还会被代理商断货。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