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推荐中原网> 网友推荐 注册登录

三年卖出1亿斤中牟大蒜,拼多多凭4亿用户创新打造“护农大市场”

2019-05-28 11:23:55来源:中原网
字号  

  2017年,5天卖出100 万斤中牟大蒜;

  2018年,迅速“拼”光546名贫困户总计700万斤中牟鲜蒜;

  2019年“五月丰收节”,中牟县刁家乡的鲜蒜再次在拼多多大卖……

  “上面的仅是拼多多联合一个商家扶贫助农在平台上走的量。三年中牟大蒜总共卖了近1亿斤,大蒜位列河南省在拼多多平台最受欢迎的十大农产品之首。鹌鹑蛋、腐竹、红薯、红薯粉、鸡蛋、鸭蛋、牛肉、花生、山药紧随其后”,拼多多首席数据分析师王涛如数家珍。

  熨平周期:打造能“保护小农”的“大市场”

  

  ▲ 三年中牟大蒜总共卖了近1亿斤,大蒜位列河南省在拼多多平台最受欢迎的十大农产品之首。

  “今年蒜价有点贵!”连续三年参加拼多多扶贫助农的新农人张银杰,统计出了他截止2019年5月24日在这家新电商的大蒜销售总额:410万人民币。今年中牟大蒜地头价从去年的0.8元左右涨到了1.5元一斤,和2018年参加拼多多扶贫项目一样,他还是和平台联手,加价0.15元收购。“去年是扶贫蒜,今年能脱贫的脱贫、能致富就致富。”张银杰说。

  中牟县刁家乡沃孙村是河南的省级贫困村,村域总面积4500亩,其中耕地3500亩,土壤以沙地为主。百姓依靠传统农业种植和外出务工收入作为家庭主要经济来源,主导产业为大蒜等农业种植,全村500余户中的90户贫困户,很多是丧失劳动能力或家有残疾人的中老年人。

  

  ▲拿着刚刚挖出来的鲜蒜,孙大哥只希望能卖个好价钱,为家里生病的两个孩子多筹些看病的钱。。(换图)身后那个站着的女孩是他患有脑瘫的二女儿。

  沃孙村村委会提供的“精准扶贫一户一档”档案中记载,村民孙大哥今年51岁,家中共有耕地面积6亩,2018年人均纯收入为8220.85元,家中五口人,大女儿是植物人、二女儿天生患有脑瘫、小儿子还在上小学,全家生计全靠他和妻子两个人每年种植大蒜和其他农作物来维持。

  孙大哥说:“去年蒜价特别不好,每亩地的成本要2000元左右,但当时只有0.7元一斤,赔了很多,“村里很多人都不种了,乡里和村里去年都劝我继续种植大蒜,但是我还是怕,亏不起啊,缩小了种植面积,种了4亩大蒜,今年价钱比去年好了很多,现在市价是1.5元一斤,能挣钱了。”加上溢价,算下来,四亩大蒜能卖到2.6万元,这对孙大哥一家无疑是雪中送炭。

  去年蒜价大跌,原因主要是2016年蒜价大涨后,蒜农种植和供应急剧增加。“有的大资本会‘囤积居奇’,炒农货。”四川新农人吴云告诉记者,在供给端本来已经总量大减的年份,这加剧了市场波动,给今年的苹果、荔枝等涨价推波助澜,历年来也推动着“蒜你狠”与“蒜你惨”轮番上演。

  “我们会反其道而行之,根据‘农货中央处理系统’里各农产区和新农人数据,利用平台激励系统,鼓励商家平价大量出货,平抑市价。”拼多多联合创始人达达介绍,农货中央处理系统包括跟拼购与游戏模式、消费者和交易相关的前端;跟农产区、农户与新农人、品牌、订单和激励系统相关的中端;物流、客服、IT系统等组成的后端。

  在该系统超周期的激励机制下,商家会主动调整供应行为。为此,拼多多增加了流量倾斜和现金补贴。去年,累积投入86亿营销资源于农货上行战略,用于整体营销和让利补贴的现金超过130亿元。2019年又将更多营销资金转化为现金补贴,以全网最低价的形式让利消费者。这种“需求稳定”,回传到了孙大哥这样的小农户,帮助他们减缓“蒜你惨”冲击,保持种植预期和信心。

  “农产品往往是结构性过剩,拼多多做农产品起家,对全国主要农产区、新农人都非常熟悉,资源充足,需求端数据充分,客观上在承担一些市场调节功能,通过平台的资源和优势,让更多农产品的整体价格趋于正常和稳定。”达达说,“背后主要是有一个全国性的大市场,拼多多活跃用户达到4.433亿,全国近一半消费者在上面买东西,这大大缓解了由市场分割或市场信息匮乏导致的市场波动。”一旦预期稳定,农民的种植就会更有计划,有利于分散小农户走出周期,少受损失,增加抗风险能力。

  人为先:打通城乡的“消费扶贫”新模式  

  ▲ 张银杰拿着当天挖出的大蒜,为参加拼多多“五月丰收节”紧张备货。拼多多每个月7、8、9号都会定期举办“多多丰收节”,携手平台新农人投入资源帮助各地贫困户加速销售应季农产品。

  与他同时获奖的,还有四川成都浦江县“一起走吧”残疾人品牌商家杨添财和吴云,这两位身有残疾的“90”后,不到三个月在拼多多上销售出了3500万元水果。这让他们所在的蒲江电商产业园负责人叶艳“非常震惊”。

  对低收入农民来说,农产品能在短暂的成熟期内在拼多多等电商平台上顺利卖出,就是消费扶贫。中牟大蒜能卖到近1亿斤,云南文山的雪莲果与广西百香果能在一线城市中形成消费热潮,与拼多多基于“人为先”理念创新的商业模式密切相关。

  拼多多创始人黄峥在4月份的致股东信中对此做过形象描述:拼多多摒弃了PC搜索购物年代的“物为先”,试图理解每个点击背后人的温度,通过人和人的连接和信任来汇聚同质需求,将长周期零散需求汇聚为短周期批量需求。

  这种理念和模式创新,推动各种农产品在平台4亿多消费者组成的全国大市场中迅速铺开,带来了需求端的“微革命”。

  另一种汇聚需求的方式,是通过“多多果园”。这款2018年5月上线公益游戏,让用户在虚拟果园中种下树苗,并以社交、互动方式育果。果实成熟后,用户将免费收到一份由拼多多寄出的扶贫水果,大多来自四川大凉山、新疆南疆等国家脱贫攻坚的重点地区。目前,多多果园每天送出的水果远超100万斤,消费者种下的每一株果树,都代表着贫困地区果农有望实现增收。

  据了解,2018年度,仅拼多多一二线城市的消费者,累计农产品及农副产品订单数逾9亿笔,占据整体农货订单的38.82%。上海地区便消费此类产品约11万吨,多次出现同个小区通过“拼单”方式包下一片果园的盛况。拼多多由此打造了一个农户直连小区的农产品高速上行系统。

  消费端的需求变革深度融入日常生活,才能可持续扶贫,带动乡村振兴。

  现代三农:中国能否借新技术与电商“弯道超车”

  这种需求变革,正带动供给端的变革。

  中牟县刁家乡杨乡长告诉记者,传统农产品供销没有足够数据支撑,去年销多少,今年应该种多少,农户最需要引导。有计划地种植,收获时,他们能以一个合理的价格卖出去,“现在拼多多和张银杰就是在做这样的事情。”

  “根据平台的历史有销量数据,我能够预测每一季农产品的需求,消费端确定后,对生产端的指导性就会很强孙大哥现在收了大蒜,马上就可以种红薯,”,张银杰告诉记者,“孙大哥收了大蒜,马上就可以种红薯,到时我们仍会溢价包下他家所有的红薯。”

  

  ▲大蒜卖了出去,中牟蒜农脸上都是笑容。中国社科院党国英研究员认为,新农人应该建立合作社,把农民组织起来,这能提高农民的生产要素效率,也能对农民赋能让利。

  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党国英研究员曾访问一个河南果农,“他用70%的时间卖果子。有了农业龙头企业,不卖了。再后来,有了互联网后,他又开始卖了。以后能不能再不卖但挣到该挣的钱?”他认为张银杰这样的新农人应该建立合作社,把农民组织起来,这能提高农民的生产要素效率,也能对农民赋能让利。

  “中国土地规模小、分散,贫困户就几亩薄田,个体化、组织程度低,对接市场的能力低。土地流转、合作社,就是想形成一定规模,有一定组织力。”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农业大学教授李小云认为,“把千家万户的生产信息和巨大的需求信息对接起来,降低交易成本,促进产品流通,拼多多等平台型电商起了巨大作用,它是最好的组织形态,超过了合作社。”

  与新电商商业创新相伴的技术进步是另一个根本变量。在2018年乌镇互联网大会上,黄峥的一个观点曾引起广泛关注:随着5G的大规模推广和普及,供应链也将随着更快的数据流和信息交换而改变。无论是一棵果树,还是工厂原材料,供应链中不同部分的信息都可以被轻松掌握。大量数据被处理,也为创新的技术铺平了道路,农业是可以被真正改变的行业之一。

  2019年3月份两会期间,习近平总书记在河南团重点谈的就是三农问题。农业大省向农业强省的脚步,正在进行中。拼多多平台的数据显示,河南农产品上行GMV,2018年同比增速为247%,略高于平台233%的平均增速,2019年前5个月同比增速达262%。从县域来看,夏邑县、中牟县、柘城县排名前三。

  中国农业长期在美国与日韩模式之间取舍,对一个平台型互联网企业来说,中牟县扶贫办任科长也表示,农产品的价格波动很大,不仅一年一个价,甚至每天早上、中午和下午的收购价都不一样。今年蒜价明显好于去年,一个重要原因是去年蒜价下跌后种植面积有所减少,这让种了大蒜的农民得到了实惠。“我们没权要求农民种什么,只能根据经验和以往数据来指导。现在拼多多每天销量特别大,张银杰会优先收购沃孙村90户贫困户的大蒜,争取让贫困户早日脱贫。”

  能依靠前沿技术和商业模式的创新,探索出一条符合中国农业特点的行之有效的“农产品上行”道路,为中国的农业现代化贡献一点力量,其社会价值,要远大于其GMV价值。

编辑:禹亚楠
联系记者

相关报道

相关搜索

您还可以在这里关注我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图片频道

什么不爽来吐槽下